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赐予我幸福

更新时间:2021-11-25 13:48:49

天赐予我幸福 连载中

天赐予我幸福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于小棉 分类:都市 主角:沈哈士奇 人气:

《天赐予我幸福》作者:于小棉,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沈哈士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看似迷糊,不是不知,只是不想为青春添加任何不该有的疼痛。 他的毒舌,其实是另一种保护。 他直面曾经深深深爱的女孩的伤害,自尊如他,该情何以堪。 她的强大,背后是怎样的无助,为了朋友舍弃一切。能换回多少她想要的。 她的柔弱与心机成正比还是反比,为了一个简单的原因,报复了所有人。 五个少年,青涩年华,谁选择独自行走,谁为谁洗尽铅华,谁许谁地老天荒,谁得到了所有又失去了一切,谁还在原地等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上是电视剧版的,那么我们来看看现实版是怎样的。

本来我以为顾建明会给江蕊来一个很深情很深情的拥抱,再深情的看着江蕊说:“我好想你。”江蕊配合的流下眼泪,说:“我也是,很想你,每天每夜的想你。”然后再来个让所有人恶心得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肉麻的法式深吻。

可是,江蕊一见到顾建明眼神就闪烁了一下,她丢下一句:“小砚,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你。”就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他们没有说一句话,甚至连个深情的眼神对视都没有,这下我又愣了。

我说:“顾建明,是不是你这两年变丑了,所以江蕊被你吓跑了。”

顾建明哼了一声,说:“董小妞你怎么也跟沈天赐一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想肯定是她觉得我越变越帅觉得配不上本大爷了才自卑的走了。”可是我明显的看到他眼中不屑一顾下面藏着深深深深的忧伤。

我张了张嘴,被沈天赐一下拖回了病房,说你看不到顾建明很难过啊,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我就闭上了嘴。

外面传来程婉挑衅的声音:“人都走了,还站外面干嘛,自作多情的猪。”想必聪明的程婉也看出来了顾建明和江蕊不寻常的关系。

顾建明冷笑,说:“程大校花,你是嫉妒人家长得比你漂亮,才会说出这么酸的话吧。”

程婉的声音里带着气急败坏:“我嫉妒?哼!我会嫉妒她?一张情妇脸,有什么好嫉妒的。”

顾建明终于发怒了,他把音量抬高三个台阶,说:“程婉,你今天是故意找茬的是不是,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小蕊。”

程婉也学着顾建明冷笑:“哟!还小蕊呢,叫得那么亲密,我就是故意找茬,你不高兴啊,不高兴你打我啊,骂我啊。”

顾建明冷着声音说:“我从来不打女人,更何况是贱女人。”

程婉气结,想也想得到她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生气,沈天赐一听事情大条了,连忙跑出去。“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让我也跑了出去。我看到程婉气得发抖的样子,眼睛红得像只兔子,不过扔然是只漂亮的兔子,她指着顾建明的鼻子骂道:“顾建明,你这只蛋白质猪,姐姐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我记住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说完就撒丫子跑开了,沈天赐想去拉也没拉住。

顾建明的脸上有个明显的巴掌印,显然刚刚那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是程婉的手和顾建明的脸碰撞发出来的。

等等,我的脑子怎么又短路了,这又是哪一出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等通知书的时间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除了时常被沈天赐和顾建明骚扰一下,然后我再倒过来把他们两个骚扰一下就再也找不到别的乐趣。

我几乎天天在家哀嚎,原来这就素人生呐,我妈看我要不就躺在床上挺死尸,要不就是对着电脑,电视一整天,她说:“董小砚,你这个德行整天在家腐败怎么可以,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外面找一份暑假工做做,既体验了生活又增长了见识,一举两得。”

拜托,外面每天三十八九度的高温天气,她竟然要我出去找工作。我毅然拒绝,坚决不去,我说:“妈,你看外面那么晒,那么热,你给我买衣服我都懒得去,还别说找暑假工了,要是好死不死的再来一个中暑你不是要心疼死啊,劳心劳力的,多不好啊。”

我以为我这样说我妈就会放弃这个念头,谁知道她一点都不为所动,她看也不看我,一边煮着绿豆汤,一边说:“要是中暑了我出钱给你治,多中几次就不会犯了,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出去找暑假工,另一个就是跟着我学做饭。”

“有第三个选择吗?”我可怜的问。

“没有!”

我走到她面前,转了一圈,说:“妈,你看看,你看看,你女儿这小身板儿,人家不用扒眼皮就知道是童工了,知道招童工的罪有多大不。”

我妈说:“慌报一下年龄还是可以的,再说暑假工人家不会问那么多,你要是两个都不选的话我就停掉你的宽带。”

我说:“妈你这是恐吓。”

“相反,无论你做好哪一件事,上高中我就买一部手机给你。”威逼利诱全用上了。这个条件是很有诱惑力的,我可是垂涎这个交通工具很久了。

可是,再想想这两个选择,实在是……“我能讲讲条件不?”我做着最后的挣扎。

“不能!”完全否定。

就这样,我被叶太后赶出家门自力更生,在一家超市给客人推荐一种新款的饮料,还好不是在大马路上给过路的人发传单。

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缘份两个字的存在,当我站在一堆饮料瓶和饮料杯中间的时候,我看到了在旁边货架上摆各种膨化食品的江蕊,一下就有了亲切感,我这人从小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什么事都做不好,但是只要身边有了一个熟悉的人就会劲头十足。

我悄悄走到她身后,恶作剧的拍了下她的肩膀:“江蕊!”她吓得手上的货全部掉在了地上,“小砚,你身体好了吗?”她回过神来微笑着对我说。

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时常会想起江蕊站在超市的货架旁边,穿着普通的工作服,绑一头顺滑的马尾,脸上有细细的汗,瓷白的皮肤在超市的灯光下美仑美奂,我一直羡慕,为什么会有那么安静漂亮的女孩子呢,她的那个笑容一度让我忘记了心中的烦恼和忧伤。

我告诉她是被叶太后赶出来了,然后又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抱怨叶太后太残忍了,大热天的让我出来自食其力。江蕊就笑,说,“小砚,她是想让你尽早的学会生存,你现在还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如果什么都不会,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竞争是有多残酷,以后工作了就没办法适应这个社会。”

还真不敢相信江蕊会说出这番有哲理的话,我撇撇嘴,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谁能想到以后会怎样呢,也许等我刚踏进社会的时候,就被一又年轻又帅又有钱的富商看上了呢。”

江蕊又笑,说:“小砚,你的想象力还真丰富,那你怎么不选学煮饭呢?”

我就不高兴了,这也不算想象力吧,要知道李宁都说了,一切皆有可能呢,起码我还是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被年轻又帅又有钱的富商看上吧,再说嫁个有钱人不是每个女生的理想吗。我说:“我觉得我会把房子烧了,看到锅碗瓢盆我脑袋就晕,再说要嫁有钱人的女生不做饭也行啊。”

江蕊说:“你被言情小说误导太深了。”

我赶紧转移话题,问:“那你呢?你怎么也出来打工了呢?”

江蕊说:“这家超市是我家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笑盈盈的眼神下面一闪而过的寒光让我以为看错了。

我打了个冷颤,江蕊疑惑的看着我,我说:“超市的冷气开得太大了,原来江蕊妞是我老板啊,那我得好好工作了,偷懒你就不给我工资了。”

她哭笑不得,整理了一下货架,说:“小砚,你这是什么歪理啊,我说超市是我家的,又没说是我的,工资又不是我给你开,你脑子里整天都装的是什么啊。”

我脱口而出:“可乐啊。”

有一次沈天赐在教我一道几何题,教了五遍我还是一脸的茫然,他急得大骂我,董小砚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么简单的题目讲了那么多遍,就是猪也听懂了,你怎么比猪还笨啊。顾建明就说脑子进水太普遍了,要敢于创新才行,她这是脑子进可乐了吧,你看她那么喜欢喝可乐,一定是可乐喝多了。

所以可乐这一词在我们周围迅速流行起来,被广泛运用到各个地方,各个场所,我也会随时随地的蹦哒出一句“你脑子进可乐了吗。”

江蕊说,“先别管什么可乐不可乐了,你现在卖的是其他的饮料,你的专柜来客人了,快点过去招呼一下吧。”

她这样一说,我又想她现在是我老板了,赶紧耸耸肩膀跑步回了专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