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朕的皇后是反贼

更新时间:2021-12-09 11:53:23

朕的皇后是反贼 已完结

朕的皇后是反贼

来源:落初 作者:巧胖胖 分类:都市 主角:容真萧湛 人气:

经典小说《朕的皇后是反贼》由巧胖胖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真萧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恪守忠臣条例的女将军,一朝成为皇后却不料隔夜便被打入冷宫你说本将军又丑又胖,不配做皇后?你说本将军辣手摧花,害死皇上初恋情儿?尼玛的,打仗的将军需要貌美如花吗?战场混乱,老娘哪知道谁是皇上初恋情儿!忠臣没饭吃,那干脆做反贼好了反正本将军长得丑,不像好人什么?皇上又喜欢我了,滚,你个昏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京城府尹衙门,容真借着地上污水倒影,再三确认,自己的模样和从前大相径庭,一个魁梧山汉,一个白净帅哥儿,倒影里的人,黑色长袍,眼睛深邃,嘴角勾着淡淡笑意,应该不会有问题。

王家的人还在咋咋呼呼,容真冷冷一挥黑色的长袍,捏紧拳头,黑瞳中犀利如刀的目光倏地扫过四围的人们,好似一道闪电划破虚空!一瞬间便让所有的吵杂之声收敛了个干净,众人只觉得心中一颤,一股莫名的畏惧突地浮现,所有的呼喊卡在喉咙里,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再叫出半个字来。

府尹大人判案很利索,王家闹事讹诈,主事二人被打了十大板,所有人充作河工苦役三月。到了容真,案子却没那么简单能断了。

口脂里有罂粟,府尹命人搜查花颜小铺,但不见任何原材料,只把各种产品都抄没了一些,带回公堂,等城里的大夫来查验异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堂上几位大夫仔细辨别,外面围观看热闹的人一阵骚动,衙门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大人,大人!我有证据,那罂粟就是药铺张大夫卖给王家的,打算和他家一起敲诈花颜小铺,大人!”

堂外有个小厮打扮的少年在喊,府尹皱眉,一拍惊堂木,斥责到:“大堂之上,岂容喧哗,既然有证据,就进来说话。”

惊堂木“啪”地一声落下,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振聋发聩,一直装模作样和其余大夫查验的张大夫,却是汗如雨下,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不等小厮举证,就如筛糠般,交代了个清楚。

栅栏外围观的人群爆发出阵阵喝彩声,府尹眯着眼睛,抚着花白的胡子,皱眉打量了容真一番,才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正色道:“张大夫私藏禁药,收入大牢,发还李四所抄物品,回去吧。”

这一桩闹剧来得无厘头,去得更显容易,容真心头萦绕着淡淡疑惑,设下如此局的人,到底图什么呢?她可不是什么老实人,会认为今天真是王家见钱眼开来讹诈。而且,案件的转折并不在那小厮喊着进来作证,而是——

容真仔细回想了一番,府尹并未审问几句,便直接让人去铺子里查抄,查抄的人回来禀报说并未找到原料——原料?他们不该是去找罂粟才对吗?

果然,还是有人眼红她生意,想方设法就是要秘方……

但可惜,她还真没有秘方,所有的胭脂口红都是成夫人在做,至于玉颜膏,那是羊毛提炼的,人们死也想不到。即便想到了,中原也没有那种长毛绵羊。

出了门,那小厮打扮的少年朝着容真拱拱手,微笑道:“白少爷走的时候,特意托付我们公子照顾您,现在没事就好了。”

“你们公子是谁?我该谢谢他,若不嫌弃,可否一见?”有恩报恩,这一点雷打不动。

“我们公子字元达,正在雅红楼等着您呢。”小厮笑意盈盈。

“等我?”容真略诧异,白沐雨托付的朋友也太客气了吧,自己可受不起如此好意。

“是,听说凭白有人上门闹事,公子自觉疏忽,想要给您赔罪呢,李老板请吧。”

雅红楼是京城里有名的青楼,悉数是官妓,容真是第一次踏进这种地方,弥漫的脂粉香,惹得她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小厮将她引到一间雅室前,只做了个请的动作,便退下了。

容真打了声招呼,推门而入,抬头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画摊遇到的紫衣青年!

那人抬眸,漆黑明亮的双眸里闪过一缕诧异,但旋即便被和煦如三月Chun风般的笑容所取代:“贵客到了。”元达有些意外,心心念念记挂了许久的人,竟然就是花颜小铺的老板。

他的声音好像三月里的阳光,明媚,温暖,沁人心脾,使人听之如沐Chun风,连心思谨慎的容真也瞬间被这声音感染,产生一种沐浴在光明中的舒适感。

“元达兄有礼了,小弟今日唐突,还望海涵。”

容真难得文绉绉地说话,实在是她面前的人温润如玉,优雅高贵,让她产生了几分尊敬。

两人入座,元达手中黑檀木的折扇轻轻扣了扣,便有歌舞款款而来,雅音和缓,让人身心舒畅。

“不知李兄有无取字,沐雨平素混惯了,连名字都不知道,害得我一时间顾全不及,让你吓着了。”

元达漆黑的眸子如星海般深沉,让人一眼望不到底,他不经意间扫过容真的耳垂,见上面有耳洞,而且不止一个,心下微动,但面如平湖,仍旧淡淡笑着。

容真回以一笑,真诚道:“我自小长在边疆,单名一个真切的真。”

“那看来李兄是汉人。”元达斜靠在软垫上,看美人歌舞,他的语调一直很淡很平,如宽阔的江河,面上平静,内里暗流汹涌激荡,城府极深。

“沐雨最近说要做大生意,欢喜雀跃,可我却担心他,这里是法度严明的大炎,任何来路不明的东西,都足以让白家一夜陨落,所以我不得不谨慎些,李兄想来能理解。”

他三言两语,句句都是软刀子,虽然面上带着礼貌Xing的微笑,但内里却冷酷至极,看起来并不愿意白沐雨和外人搅合在一起。容真点了点头,没有答话。

“不知李兄货源从何人手中来,大炎汉民就罢了,西域乌孙、安息、大秦也罢了,剩下的邦国和大炎,是敌非友,若然是后者,还请李兄谨慎。”

说罢,他起身,外面的美人款款而来,为他整理衣摆,重新戴冠理袍。玉色的盘蛟流云冠,两边垂下纽丝银穗的软飘带,飘逸潇洒,身上浅白海棠绣袍外罩着紫色的钻石纱,边角绣着翻涌的银涛海浪,穿上后衬得他玉树临风,俊立非凡。

他穿得贵气,所以说话也硬气,让看呆的容真一时无法反驳。

容真皱眉,思量一番,觉得白沐雨的这个亲戚也是为自家人好,可以理解,眼下边疆形势时好时坏,防备心重一点是好事。

“放心,这玉颜膏是我独门配方,与其他人无关。”

“哦?独门配方就好——”他嘴角挑起一点笑,神色比之前舒缓不少。

容真撒了个小谎,但是她怎么觉得,那位“元达”公子,好像在听到独家配方后,很高兴呢?

在送走容真后,“元达”公子招了招手,沉声道:“让探子都回来吧,这不是西域产的东西。”

“是,三少爷。”

连三少轻蹙眉头,整个人如冰山一样,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酷气场。独门秘方,那李真可不知道,那小小的玉颜膏,若将其用途扩展,就可以变成金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