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盗天逆杀

更新时间:2021-11-23 12:12:11

盗天逆杀 连载中

盗天逆杀

来源:落初 作者:静听月冷 分类:武侠 主角:李渔李望 人气:

《盗天逆杀》作者:静听月冷,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李渔李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天地盗太虚而生,人虫盗天地而生!——武者修行,顺天成人,逆天成仙,盗天成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外一片寂静,只林中鸟鸣虫吟,隐隐还能听见水声。

阴阳潭阔达千亩,是柳河的发源地,它西南方是柳城,其余三面则被将西域与大夏分割开来的出云山脉所包围,潭中水源就是出云山脉雪水融化汇聚而来,因此潭水常年寒气逼人。

马车中。

“投降吧!”

风小姐对楚越抬着下巴,想不战而屈人之兵。

楚越道:“投降是死,不投降最多也就是死,要换做是你,会不会投降?”

“不会!”

风小姐毫不犹豫的摇头,然后又道:“不过你不是我,你可以投降!”

饶是楚越自认养气功夫还算到家,也不禁气乐,道:“为何我一定要投降,实在不行的话,我大可以先杀了你,大家同归于尽!”

风小姐盯着楚越,很认真的道:“相信我,你一定会投降的!”

“理由呢?”

“感觉!”

听起来很荒谬的理由,可是楚越却完全无法反驳,因为他就经常靠感觉躲避危险,当然他这种感觉也并非完全凭空而来,而是跟他习练的功法有莫大的关系。

风小姐先前就十分肯定楚越藏身在那座庭院,楚越开始还以为她是自信自己的推测,现在看来未尝不是因为这种感觉,难道她也是修炼了某种神秘的功法?

难怪自己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宁。

若真如她所言,那么现在这种情况下,能让自己投降的唯一一种可能,就是小夭被他们抓住。

一念至此,楚越的心陡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怎么办?

楚越念头尚未转完,突然心神巨震——这唯一一种可能已然变成了事实。

“风师妹,我迟到了吗?”远远的一个声音传来,正是下午自承留在城中庭院的丁师兄。

“不迟,金师姐才刚刚离开!”风小姐完全没有人质的自觉,全然忽视了楚越的存在。

丁师兄又道:“路上遇到一个形迹可疑的小姑娘,要如何处置?”

风小姐道:“那正好,金师姐说还差一个!”

丁师兄笑道:“恐怕不行,这个小姑娘根本还未筑基入门,而且看起来身体还有病!”

风小姐淡淡道:“既然如此,就杀了吧!”

“慢着!”

楚越脸色有些发白,他刚刚感应到小夭的气息,若说开始还存了一丝侥幸的话,听了丁师兄的话已经毫无怀疑了,生病的小姑娘,又正好跟来形迹可疑,除了小夭还有谁?

“打开窗!”楚越抿了抿嘴。

风小姐撇撇嘴,道:“打开!”

咔的一响,窗上的钢板缩了回去,这机关居然是外面控制的,楚越挑开窗帘,却见外面那位丁师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女童,淡淡的月光下,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楚越深吸了一口气,道:“让她走,我投降!”

风小姐看着楚越的脸,出奇的没有开口反对。

因为她强烈的感觉到自己若是不答应,对面这个男孩绝对会和自己同归于尽,她不怕死,也一直想将这个看似卑微实际上却骄傲得很的男孩踩下去,可是现在忽然有些失去了兴趣。

她没有说话,只是抬脚踢动机关,车门前钢板升起。

楚越收起匕首,挑开车帘,跳下马车走到小夭的面前,看着她的脸,凝视片刻,缓缓道:“回去!”

回去!

简单的两个字,再也没有别的话语,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就好像平常的时候,哥哥让妹妹回家一般。

小夭神情依然平静,眼神却不停变幻,她嘴唇动了动,想要说出一个‘不’字,可是看着楚越的眼睛,这个字在嘴边打着转,却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她明白楚越的这个‘回去’意味着什么。

回去很简单,只要她转身迈步而已,可是她知道转身之后,恐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再也见不到这个让她始终无法释怀的名义上的哥哥。

她也明白楚越的这个‘回去’之后没说出来的话——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

活下去,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很简单,可是小夭知道这三千零五十二天的每一天,他们都活得很不容易,只是以往都是楚越在前面顶着这三个字,以后,就是她自己了!

活下去!

小夭攥紧了拳头,指甲已经陷入手掌,只有这样她才能忍住眼睛的酸楚,她盯着楚越的面容,她从未如此仔细的看过他的脸,从未看得如此认真。

是的,我应该回去!

你若死了,我会替你报仇,然后拼尽全力的活下去!

小夭走了,走得前所未有的坚决!

~

楚越望着小夭的身影没入黑暗,良久未动。

两人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只说了两个字,就像平日熟人碰面打声招呼之后便擦肩而过。

可是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也知道她明白了!

这就够了!

“走吧,再不走小心本小姐改变主意!”风小姐扬着下巴。

楚越一笑,随即跟了上去,他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走不了,也不敢走,事到如今,他反而平静下来。

环目一扫,峭壁环伺,前面是水波荡漾的阴阳潭。

开始听车外的那位金师姐说带人离开,楚越当时还未多想,此刻却不禁大感疑惑——除了他们来的这条路,面前就是一潭水,两边更是悬崖峭壁,这人是从哪里离开的?

“张师兄,你回去吧,顺便把豆儿也带回去,路上不许她吃零食,告诉她,要是本小姐回去看见她长胖的话,就罚她去喂三个月的猪!还有,本小姐若是有什么不测,就让人杀了刚刚放走的那个小姑娘!”

风小姐说完对楚越一扬下巴,威胁之意毫不掩饰,然后对丁师兄招招手,当先往潭水边走去。

丁师兄笑笑,与楚越并肩前行,拱拱手,小声道:“在下丁从云,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楚越!”

丁师兄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好像并不将楚越当俘虏,这种人要么是真的好好先生,要么就是笑里藏刀的阴险人物。

楚越并未留假名——小夭既然已经暴露,名字真假已经不重要。

丁师兄又道:“风师妹脾气虽然坏了点,其实人还是不错的,楚兄弟别往心里去!”

“哦?”

楚越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虽然说自家人夸自家人很正常,可是这丁师兄未免太过自欺欺人了,明显是睁眼说瞎话嘛,这小辣椒还叫人不错,那这世上还有坏人?

丁从云还待再说,却已经走到了水潭跟前,风小姐冷着小脸盯着两人,也不知是否听到刚刚的话。

却见水面上停着一艘狭长的柳叶船,看样子,自然是要乘船渡水。

风小姐却没有忙着上船,反是盯着楚越道:“这一条路不能让你知道,你说要是蒙住你的眼睛堵住你的耳朵,有用吗?”

楚越心中奇怪,难道她准备放过自己了?否则的话,何必还在乎什么秘密,到时候一刀下去,还有什么秘密不能守住呢?

他心中想着,口中却是很坦然的说道:“不能!”

黑暗确实能让绝大部分人失去方向感,可是这是可以通过训练来改善的,对楚越来说,这种事毫无难度。

风小姐点点头,对丁从云道:“丁师兄,那只有麻烦你了!”

丁师兄笑道:“分内事,风师妹客气了!”

他说着又很亲切的对楚越道:“楚兄弟,得罪了,你就先睡一觉吧!”

说完,探手拿住楚越的肩头,尾指轻颤,已然点中他颈中穴道,整个人随即软到,丁从云抓住他的腰带,轻轻提上柳叶船。

~

楚越忽然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体一阵晃悠,却是被丁从云如麻袋一般抗在肩上。

“楚兄弟,既然醒了就下来自己走吧!”

丁从云将他放下,笑容可掬。

楚越游目一看,四周一片黑暗,只前方隐隐透出亮光,似乎是在山洞里。

风小姐在前面不耐道:“你两磨蹭什么?”

丁从云笑着一指前面,道:“走吧,楚兄弟,前面就到了!”

又走了一刻钟,终于走出山洞。

楚越站在洞口,望着洞外白皑皑的一片,远处更是一望无际的冰雪世界,两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也忍不住愣了片刻,忽然一阵风吹来,被寒气一激,不禁打了个寒颤。

“男人居然还怕冷!”风小姐鄙视道。

楚越看着裹在皮毛中毛茸茸的小姑娘,有些无语。

他很想说是人就怕冷,跟性别没关系,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跟一个小姑娘逗什么气,而且现在是俘虏,万一惹她不高兴搞出什么新花样就更麻烦了。

风小姐得不到回应,狠狠的盯了楚越两眼,掉头就走。

转过山角,走了不到半刻钟,就又见一个洞口,走进一看,竟是一片蜘蛛网一般的大型溶洞,四通八达也不知道要通往何处,若是没有标记,只怕不消片刻就会迷路。

经过了十余个岔道之后,三人进入一条斜向下的通道,再无岔道,越走竟越是暖和。

通道又渐渐的宽敞起来,然后楚越就见到了那位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先行离开的金师姐,她看见楚越有些惊奇。

“这是?”

“不是说还差一个吗?”风小姐板着小脸。

金师姐顿时笑道:“有劳师妹了,师尊正等着你和丁师兄,你们先进去吧,我先安置这小子!”

是福不是祸啊!

楚越暗自感慨,这位金师姐的气息他并不陌生,正是他和小夭入城时在树林里偷袭的用鞭高手,当时侥幸躲过一劫,没想到现在还是落她手里了。

金师姐抬手封住楚越经脉,令他能行动自如却无法调动内息,然后提着他来到通道侧面的一个溶洞,扔在角落,然后对洞口守着的两个青年道:“看住了,他们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楚越从地上站起来,才转了个身,然后,他就再次看见了李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