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压寨夫君

更新时间:2021-10-16 11:07:55

压寨夫君 连载中

压寨夫君

来源:落初 作者:素阁 分类:言情 主角:江绿锦小绿姐 人气:

素阁新书《压寨夫君》由素阁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绿锦小绿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醒来就在床上是咋回事?还是被压的哪一个……嗨,哥们,你这姿势也太老套了吧!喂喂喂,一开始就这样激烈真的好吗…这就是一个神经病遇到蛇精病结果惨遭欺凌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蜡烛,长鞭统统扔到了床下,粗暴的撕裂了身下小人的衣服,露出少女的宛如凝脂的肌肤。

昏暗的房间充满着Yin靡的味道,衣服散落在地上,只剩下床上的一男一女,做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还软吗?恩?”安怀玉一边缠绵享受着,一边用靡蔓着**的醉人腔调闻着。

江绿锦面色潮红的微眯着眼睛,气喘着吐出一个又一个音符“不,不软,啊~继续……”

听到鼓励,安怀玉更加努力起来

一番翻云覆雨过后,二人皆得到满足,江绿锦瞧他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小心翼翼的乞求道:“您能把我解开吗?疼!”乖巧的让人心疼,仿佛二人第一次那天那个放荡风情的女子不是她一样。

安怀玉怀疑的瞧了她一眼,看着因为血脉不通而红肿的手腕,还是没继续狠下心,帮她解开了。

瞧见她确实没什么彪悍的行为发生,才放柔了声音哄到“只要你乖乖的,小爷绝不会亏待了你,知道吗?”

看着江绿锦温顺笑着称是,才一脸满足的放她离开。

“给老娘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早晚虐死你,技术那么差,招式那么老套,还敢辣椒水,还玩鞭子!!”轿子里气急败坏的江绿锦喃喃咒骂着。

啪啪啪这么享受的事,还是生平第一次做的胆颤心惊。话说,第一次什么的真心疼啊,那个什么大少爷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

带着满腹怨念回到戏班子后台,安大少正神清气爽的和两个公子哥不知聊些什么,十分欢愉,倒没什么人看戏。

早早收了场,还没等回去,就瞧见安怀玉身边的小厮跑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下人手拿托盘。

小厮满面笑容上前说道:“这是爷赐给姑娘赏玩的,过几日还要请姑娘过来唱堂会。”

“这是给我的,还是给我们戏班子的?”江绿锦扯着鸡毛当令箭,大声的问道。

小厮是个聪明的,“自然是独独给姑娘一人的。戏班的爷已经赏了,班主可不要弄混了啊!”

老班主脸色发青,咬牙应道:“自然自然,您慢走。”

送走了来送赏的人,江绿锦找了个布包,当着班主的面将那两盘首饰收了起来。

她已经想清楚了,既然已经得罪了,与其小心翼翼的认错,祈求缓和关系,还不如得罪到底,了不起就是等年老色衰了被弄死,至少老娘现在还年轻,还风光啊!

回到戏班子,江绿锦就把寒烟要了过来,跟了自己,倒也时常有人点他出戏,不用再去做那伺候人的活计了。

“姐,姐”寒烟一路小跑着闯进江绿锦的房间,献宝似的捧出一个小盒,“姐,你猜猜这是什么东西。”

短短几日相处,寒烟在她面前开朗了许多,越来越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了。那股子小聪明也不再耍了。

“拿开拿开,臭死了。”江绿锦被这股怪味熏得直想吐。没好气的问道:“这是什么玩意。”

“身契,姐,这是咱们的卖身契。”寒烟注意到江绿锦不喜欢自己喊她‘小绿姐’,所以就改了称呼。

江绿锦听了‘蹭’地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支使着寒烟去把门关好,自己捧着小盒子问道:“你这是从哪弄来的?”

“师傅如厕的恭房里,一块青石板下面埋着呢!”寒烟邀功似的说道。戏班子里签了卖身契的大都是他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寻常哪里进的了男人的茅房,亏了那老头想的出来。

自从上次回来后,江绿锦就拉着寒烟做起了贼,灶房的烟囱,柴房的天窗,马棚的木头芯里,分别发现了价值不等的首饰,银两,银票,都被两人给偷梁换柱了。

这次找到卖身契,日后可就算高枕无忧了。想着,江绿锦就找出二人的身契,准备一把火烧了了事。

却被寒烟制止了。“姐,咱们现在是奴籍,拿了卖身契去官府报备文书就能改成良籍,咱们就自由了。”寒烟最近被一个勋贵子弟缠的不行,那公子有龙阳之好,偏偏看上了他。

若是自由了,二人就可以离开京城,再也不必过仰人鼻息的日子了。

江绿锦将众人的身契拿了出来,又放了一些假的进去,让寒烟回去放好。明日一早,他们二人就去官府改了籍贯。

其余众人的籍贯,她可就没那么好心了,为了不打草惊蛇。等离开那天,一把火烧成灰就罢了。

只是平日里没有堂会是不能随便出去的,戏园和院子两边皆有人接送。江绿锦沉思了下,问道:“要不然咱们装病吧?”

“不行,咱们两个人一块病,师傅肯定要派人跟着我们的,到时候怎么甩得开!”寒烟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提议。

“那咱们在戏园子的时候趁着乱逃跑?”

“钱怎么办?那么多首饰怎么办?咱们还得去趟官府,时辰久了,肯定要被抓回来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眼瞧着前方就是光明大道,偏偏被一条长河挡住了,江绿锦显得越发焦躁不安。

寒烟皱着眉头,低头苦苦思索着。

第二日一早,寒烟先去出了堂会,过了一会就出现了一辆安府的马车,来接江绿锦进府,众人皆没有怀疑。

下了马车,江绿锦焦急的站在路旁,不知道寒烟能不能顺利的脱身。快到正午时分,快要被她望穿的街道尽头疾驰过来一辆马车,从车上跳下来的少年,穿着一身麻布衣裳,定眼瞧去,果然是寒烟。

江绿锦急忙跑上前去,埋怨的责备道:“怎么这么晚?还好是来了,可吓死我了”边说边四处打量着。

“这么担心我啊,”看着她焦虑的样子,心底不由涌上来一股难言的喜悦。

“呵呵哒,喂喂喂,”江绿锦说着突然噤了声,踮起脚尖附在寒烟耳边小声说道:“银子呢,首饰呢?”

贪财的模样一跃而出,闹的寒烟不由好笑,故作失落的样子,忧郁地摇了摇头,45度角仰望天空,“原来不是关心我啊,这个世上早已没有真正在乎我的人了,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哦哦哦,疼,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